花のみぞ知る

叙述极差的人的梦

总体来说,我是因为要做什么任务跑到海里去了。(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很熟悉)梦里的顺序很乱。
出发前,我被谁进行着一些特殊的教育,那个人在最后一晚对我说:在特殊实况这样去做会保你的(我有点懵)
随后场景变成了一个类似集合地的场所,时间不清(只记得天黑)在场聚集的人还挺多的,其中还有我几个好友和亲戚。工作人员(大概?穿着奇特)给了每个人灯×1,药丸×1后(好像还有把刀?),一个人便领着我们到了海边(念了一段咒语,做了一些较为夸张的动作,海中央便开始陷了下去朝海边沿来逐渐形成了一条路)有几个人想撤退,但被那些人给拦了回来。不过害怕是必然的,毕竟往下看去,没有灯,一片黑(毕竟是在水中),有阶梯(好像是土?)但没有扶手,边上是水墙,地面看不清,不清楚深度(此刻我们还处于地面,只是往海路看了下)
他让我们把药吃下,又告诉我们完成一项任务只要5天,每天这个点能回岸上一次,不过活动范围仅限于这个集合地,通讯类的东西不能带。之后我们便每四个人走上了那条路。
我那一队是和我的好友组成的,提着灯,大致上能看清路(这个灯是加了魔法吗?在海里还不带灭的那种)不知道走了多久,前方有一辆类似车的东西停留在那,我们想绕道走时“车”上的“人”让我们上“车”说是带我们去任务地点(???我们还特别顺从地上车了……而在上车后灯迷之消失)
一路上的水墙逐渐消失了,我们四个在车上出奇地安静,都低头看手,或许是被周边的事物给吓着了?(毕竟你能想象几条鲸陪你们走一路的场景吗,而且这车又没有玻璃……)不知怎的,那些鲸离开了。
向车外看去有一座建筑发出微弱的红光(这个时候场景变了,我们呆在了建筑内,构造有些奇怪……大体上来说像个笼子?)“这个任务很简单,能完成吧”随着声源处看去,一个男子正以葛优瘫的方式瘫在一把椅子上,我还处于一脸懵的状态下,我的小伙伴们就齐答道:那是当然的,陛下。(????我错过了什么???什么陛下????)一脸懵的我只能答道:放心交给我们吧。之后我们就被安排入住(这特么哪儿是住所???完全是监狱的即视感啊!诶,监狱不也是住所么)依旧懵的我选择睡觉,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回到了岸上,还是站着的(站着睡,有意思)随后那个工作人员(就是念咒语,摆poss,开路的那个)说到:已经第3天了,你们得快点了。(随后场景又切换到那个 宫殿?了)不过这次不同的是,我的小伙伴们不见了,只有我一个人在这里,对此我只想说:你让一个连任务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去完成任务这不是存心地在整她?
当我再看见那个王时,我便醒了(现实中,而且是被痛醒的……)

其实在这个梦里我醒过一次(现实中),就是在初次进入海里,看见那束红光时被吓醒了,但随后又很快地回到了梦中。其间有一处是莫名插入的,在我睡着时(梦里),我本丸的刀去了我的学校,还在学校里建了一个班,班里的学生就是他们(什么鬼)之后我便看见他们班的黑板上写了几个人的名字,而我只记得有17,随后场景又切换到了我们坐在车上的场面,而我的斜对面坐着的正是17,只听见他说:主君,不要去…  后,场景便切换到了集合地(是不是特别乱)
(顺带一提,我睡觉时家里只有我一个,我是在沙发上睡着的,但梦到那束光醒来时,我躺在床上,梦完全醒时我又是躺在沙发上的。
接着,是对于在梦里,对我进行了些特殊教育的人。emmmm……怎么说呢……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熟悉,是个男性……是我的哪个亲戚……可以确定的是不是同龄人……而是类似于大叔?)简直怀疑我是不是精神失常了……有段时间我还在怀疑是不是平行世界的我遭遇了什么,而这里的我只是刚好在梦里感受了她所经历的(噫……这什么鬼……)

评论

热度(1)